修竹笋丝炒香葱姜蒜

这个是个白纸号hhh
用来看文的2333

放假啦————
(明明明天还有考试x
瞎jb乱涂(住口

#安迷修5.13生贺#追光者

*cp雷安,学pa,文笔巨ooc
*首发bcy,题文并无任何联系
*最后的骑士生日快乐!!!_(:з」∠)_
-
安迷修最近觉得很奇怪。
他最近放学回家那条路,最近总有人在那儿来回晃悠——喏,就像现在。
他面前的分岔路口,一个戴着飘逸头巾的少年人专注地踢着脚下的石子。本来吧有人蹓跶也没什么毕竟这儿还是很热闹的嘛对吧,但偏偏是这个人使安迷修感到非常的奇怪。
校服是安迷修那个学校的。安迷修知道他是谁——这不就那个经常翻墙被作为值日生的他给抓了个现行的雷狮嘛。听说其他人做值日时完全抓不住这个人,偏偏安迷修一值日雷狮就在围墙边徘徊,等到安迷修脚步声近了才慢悠悠地翻墙出去——这当然会被安迷修看到,看不到就是瞎了。被抓了以后总又免不了一场嘴仗,骂完以后安迷修就把雷狮的名字登在小本本上,然后就当没看到撒手不管了。
'' 安...学长。''
雷狮一偏头,正好撞上安迷修的目光。他挑了挑眉梢,似是颇为意外会在这么个地方遇到安迷修。
安迷修斜了一眼雷狮搭在臂弯处的校服和斜挎的书包。
'' 啊…雷狮。你这么晚了还不打算回家吗。''
'' 学长不也一样。''
雷狮扯了扯书包带子,笑吟吟地上前了一步。
'' 在下是值日生。你还是尽早回家的好,这里附近有坏人哦。''
安迷修用哄孩子的语气说着,知道雷狮肯定不会做出什么回复,便打算走了。
在他与雷狮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安迷修听到雷狮跟他说了一句话。

'' 生日快乐,安迷修。''


qwq....
原cp藻巫...,我对他们了解也不多,ooc是肯定的...小学生文笔手拙,这是第一次用石墨。

#雷安#My superpower is to like you.

*大概是糖,中间插入花吐症设定
*私设安哥冷热流是自己的而不是元力技能w
*小学生文笔巨ooc慎入
*可能是第一次写糖吧ooc是肯定的

-

安迷修的元力技能非常奇怪。
不仅只能使用一次,而且那奇怪的外观实在是——。

冒着粉红泡泡的爱心是什么鬼啊!
为什么在下的元力技能那么少女心啊——!而且只能使用一次,凹凸大赛里你让在下怎么活——?!

安迷修久久地站在领取面板前,心情复杂。
他是不是应该说幸好把自己的两把剑带来了?
要是让我知道谁给的我这个技能我一剑戳死他。

-

安迷修的剑术不错,这也是他凭着不是元力技能的两把剑能在大赛里夺得前五的原因。但终究只是他自己的剑,在各种元力技能面前极为易碎,因此他并不喜欢与旁人交手。
啊,除了雷狮。
大赛第四,雷狮海盗团团长。光是这两个名号说出去都能吓死一堆人,何况是亲眼看见这位传说中的人呢——。
似乎是他们八字不合,一点小事都能打得天翻地覆,打完以后总是免不了一番调整,再次等待着下次交手。

安迷修的剑也因此碎了十次有余。

-

安迷修的「冷热流」不是元力武器,不能收纳在元力空间里,只能每天每时每刻拿着晃悠。
不过这也好,「冷热流」的威名也能吓走一些实力不够的参赛者。
唯一的缺点就是很容易被雷狮找茬儿。

''哟安迷修,咦你那剑怎么不收起来?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不会收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辣鸡这个都不会。要不要你雷哥教你啊——?''

安迷修死死忍住把眼前的人打死然后抛狮街头的冲动,笑得人畜无害温言道。

''不用了恶党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劝你先管管你的手下别放出来乱咬人——。''
''嘁——,真的不要?每天拿着很辛苦的哦?你现在免费的不要,下次可就得跪下来求我我才教你的哦…?''
''好啊恶党,有本事就来试试啊——?''

这句话几乎是一出口安迷修就后悔了,好不容易让所有人都相信了自己的元力武器是冷热流,这下子相当于让雷狮知道自己的元力技能是其他的…。
雷狮显然也没有想到安迷修会答应,他觉得安迷修应该一剑扫过来然后他们俩会打起来这样的开展,反应过来后往前跨了一步,碰了碰冷热流。

安静了十秒左右。

''…你?这个不是元力武器...?!''
''…呃。这个说起来有点…。''

雷狮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人,这人用了这么久的武器居然不是大赛所给予的「元力武器」,假的吧???
安迷修尴尬地拿着冷热流,望了望手中的双剑,有些奇怪雷狮反应怎么这么大。

''…我接受这个事实,那么——你真正的元力武器是?''

雷狮双手抱胸,目光一直追随在安迷修脸上,令安迷修有些发悚。
像一头看着猎物的狮子。
目光的压迫感使安迷修差点就要说出自己那奇怪的元力,可他还是生生忍住了。

''我…等等关你什么事。''
''???我…???好有道理...。等等作为你的对手不应该去了解你的武器吗??!''
''…无可奉告!!''

笑话,让雷狮知道了还不得嘲笑死自己。
安迷修丢下一句话就跑开了。
雷狮轻叹一声,这个傻子怎么还不明白啊…。

-
[花吐症部分慎戳]

安迷修睡觉一向浅眠。
他这几天总感觉自己好像喉咙发炎了。
像是总有东西卡在喉咙里,难受得很。
不过今天他终于把它咳出来了,借着月光看清了这样东西的原貌。

是一片花瓣。边缘还染着一点点鲜血,大约是刚从喉间带出来的。
怎么会咳出花瓣呢——?

-

「花吐症」。
安迷修想起来了。
似乎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病症来着?
需要的「药物」似乎是暗恋之人的一个吻,还是你情我愿那种。
而病发时间内若是得不到「解药」,会因发热而死亡。

安迷修的脑子空白了一瞬间。
他有暗恋的人???
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安迷修还是决定出门一趟。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种病症应该是在离那个人越近的时候就会咳嗽吧。
他想看看是哪个人那么有能耐让他患上这种疾病。

-

安迷修特地戴了口罩,为了不让雷狮笑话而戴的。
他刚走不远,仿佛是上天跟他作对,遇到谁不好偏偏遇到雷狮。
他刚想折回去,却突然被喉间的异物呛得一阵剧烈的咳嗽。雷狮愣了一下立刻把人口罩摘下而看到了带血的花瓣。

''傻子骑士你…这是「花吐症」?''

雷狮扫视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人。但是照安迷修刚刚咳得那么厉害应该是暗恋的人就在附近。
难道…?
他低头看了一眼安迷修,不管怎样总要试试。
雷狮与安迷修的手十指相扣,把人抵在墙上低下头去,将他的薄唇覆上。
安迷修瞪大了双眸,这感觉温暖而异样,雷狮狭长的眼睫近在咫尺,拂在脸上很舒服。淡淡的铁锈味弥漫在二人的唇齿之间,使这个吻格外绵长。
在安迷修快要窒息的时候轻轻伸手推了推雷狮,雷狮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安迷修的唇瓣。
安迷修猛地咳出几片花瓣,尔后惊奇地发现病好了…。
那么,他暗恋的人就是——。
安迷修瞬间涨红了脸,别过头去不再看雷狮。

-

''雷狮,你当时不是问我的元力技能嘛。''
''对啊,可你不告诉我。''
委屈状。
''那…我现在告诉你?''
''你说。''

''我的超能力,
就是超喜欢你。''

-

End.

#安雷安#Seven days cycle.

*借梗自永远的七日之都的七天一个轮回
*私设雷狮是指挥使而安哥是神器使w
*七人众大换血慎入
*小学生文笔巨ooc

-


雷狮是中央庭的指挥使。

他的代表神器使名为「安迷修」,神器为「冷热流」。
代号是「骑士」。

纵然雷狮是指挥使,安迷修却总是不习惯指挥使大人指挥使大人这么叫他,通常叫恶党。

这也和雷狮的生活习惯有关。

雷狮的生活基本就是早上起来吃饭中午推高校推中央城区日常巡逻做做支线任务然后撸串喝酒睡觉。
安迷修对雷狮生活习惯评价只有两个字。

''恶习。''

试问哪家的指挥使会大半夜去撸串喝酒。

-

中央庭是由创世神建立,并由七名神器使作为主要管理人员的组织。这七名神器使被称作「七人众」。

负责文书及守护指挥使工作的「骑士」安迷修,负责前线战斗的「伪神」嘉德罗斯、「囚链」银爵、「所见皆可斩」格瑞、「疾风」蒙特祖玛以及「械造」雷德。而最后一位神器使「圣女」安莉洁则是负责预言及祷告。

而与其作对的组织「鬼天盟」则是由安莉洁的阴暗面——「魔女」凯莉以及其兄长「鬼魅」鬼狐天冲一手创建,与中央庭作对已久,雷狮接到的其中一项任务便是剿灭这个组织。

-

''喂傻子骑士,我们今天去哪?''

雷狮边扣衣扣边打哈欠,大早上的不睡觉被安迷修拉起来真是浪费。

''昨天不是答应安莉洁要去海湾一带捡贝壳给她吗…。''

安迷修从门外把早餐端进来,放在雷狮的书桌上。又转身离开去拿杯子,闻言无奈地说。

''???什么时候。我今天本来打算去东方古街逛逛的。''

雷狮翻身下床,连外套都懒得穿就一骨碌滚到书桌旁爬上椅子,扫了一眼桌上的早餐。

''去逛逛?真的不是去骚扰人家雯梓?''

恰巧安迷修端着杯子走了进来,扭开牛奶给雷狮倒了一杯。安顿好雷狮的早餐后安迷修把昨晚雷狮乱放在书柜书桌上的书整理了一下。

''傻子骑士我问你个事儿。''

雷狮吧唧吧唧嚼着三明治,抬眸看向埋在一堆书里的人。

''换个称呼我就接着听。''

安迷修把几本书塞进书柜里,突然噗地一下笑出了声。

这家伙看的都是什么书啊,《如何与神器使相处》、《神器使攻略秘籍》,噗哈哈哈哈哈哈简直有毒。抬头看向雷狮时却发现他用一种关怀智障的眼神看自己。

''...有病得治。''
''滚!!''
''好了,安迷修,我问你个事儿。''
''哦。你说。''
''你——跟安莉洁,什么关系?''

安迷修塞书的动作滞了一瞬,修长的手指似乎拽了一下那本书的书皮,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这个啊。''

安迷修勾了勾唇角,将书尽数塞入书柜里。他浅浅一笑,把雷狮丢在地上的外套捡起来。

''兄妹啦,兄妹!''

雷狮缓缓叉起一个荷包蛋咬了一口,心里暗道原来是兄妹哦。
自己在瞎操什么心。

-

如此过了数日,雷狮净化了数个黑核,离与敌对组织决战的那一天只剩两天了。
今天是第五天。
雷狮对那一场决战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去问安莉洁她也说是凶兆。
不过,至少一切仍在正轨。

-


今天是雷狮做中央庭指挥使的第三个星期日,也是与敌对组织决战的日期。
「七人众」全员出战,以嘉德罗斯为中心排开一行,站在雷狮身前。

他们正好面对着凯莉和鬼狐天冲。

每个人眼底都是燃烧的斗志。
凯莉的神器是「星月刃」,削骨切肉如同切瓜砍菜,异常锋利。内蕴含的能量则是超乎想象,几乎能炸平中央庭。而这一战,主力就是凯莉以及组织成员。

「七人众」的神器皆是由创世神所给予,说是逆天之能也不为过。
双方各自召出神器,这一战,即将开始。

-

雷狮站在七人身后,故作沉静地指挥着七人。战场上一时间满是光辉,「大罗神通棍」的金光与「冷热流」的荧光交杂在一起,亮得几乎刺痛了雷狮的眼。
突如其来的血光四溅,雷狮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安迷修的手臂上已然被「星月刃」划出了一道弧形的血痕。

''傻子骑士你没事吧?!''
''恶党你傻吗我怎么可能有事?伤口很浅没有关系的!''

不行。无论攻击多么密集,凯莉总能找到缺口对七人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安迷修这次是一道伤痕,说不定下次就会被咔嚓一下切刀花。
嘉德罗斯用神通棍横向截住了凯莉「星月刃」的攻势,格瑞将其挑飞,战场上似乎陷入了胶着状态。凯莉打不着他们,他们也打不中凯莉,何况凯莉身后还有一个充当指挥使的鬼狐天冲。

啊啊,大麻烦。

雷狮的优点便是在外表下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聪明,缺点即是性格不够冷静。
很容易让敌人有可乘之机。
——就像现在。

莱娜的匕首猝不及防地袭来,星镖也随之攻向慢了半拍的八人。
其中好几枚是专门针对雷狮的,以各种刁钻的角度袭向雷狮。对神器使而言,失去了指挥使的他们会减少各方面的加成效果,战斗力减弱是必然的。
七人堪堪回头去看指挥使,都以为会听见星镖刺穿身体的声音而闭上眼睛,传来的却是一阵星镖与什么东西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和轻轻的一声闷哼。
是安迷修利用了他作为文书学者的知识与冷热流的力量,以空间折叠的方式瞬间转移到了雷狮身前并将冷流脱手而出为雷狮挡下了攻击。
因为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雷狮身上,并无暇去顾及自身而导致疏忽了莱娜突然转向他的匕首,手腕上方的位置被划了一刀,伤口并不深,可莱娜的匕首有着特殊作用,能让人短时间不得动弹。虽然他是神器使,效果在他这里会减弱不少,但仍是手臂发麻,倚着冷流勉强能站起来。

又是因为自己。
雷狮死死咬着下唇,他是人,无法与神器使抗衡,只能看着自己的神器使为了他一次次受伤陷入困境。
他不想再这样了。
雷狮握了握拳,俯下身去扯了几尺绷带围在安迷修腕上。血很快止住了,战斗也该结束了。

嘉德罗斯深吸一口气,充能达到100%时以杀招与其余神器使合作震碎了凯莉的神器及莱娜的匕首,将鬼狐天冲的面具击碎。

''…我们,赢了。''

-

安迷修在雷狮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行了雷狮别扶了,又不是七老八十的。''

安迷修拽了拽雷狮的衣角,一脸嫌弃。雷狮也不恼,笑嘻嘻地一松手把人险些摔在地上再拉起来。

''…!!!!!哇啊!?!''

安迷修狠狠地踩了雷狮一脚。

-

大家笑着勾搭同伴的肩,一路走回中央庭的路上。

雷狮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瞄准他。
他的直觉告诉他是星镖。
凯莉没有死。虽然神器被震碎对神器使而言无疑是致命的,但凯莉其实是罕见而稀有的「双神器使」。也就是说,凯莉拥有两种神器,这也是为什么她能与「七人众」分庭抗礼的原因。而她的神器除了「星月刃」为人所知外,另一件神器则是无人听说过其名,据她自己说是叫老骨头。
星镖的瞄准极为准确,一镖毙命,雷狮避无可避。他正在仔细思考对策,星镖却突然发出。
他猛然回头,却被安迷修一个闪身压在身下,星镖险险擦过安迷修的脸。
这时安迷修却突然身子一僵,抓着雷狮衣服的手猛地收紧,抓得雷狮一疼。
安莉洁的冰块瞬间飞出,有人应声倒下,可此刻无人去追,手忙脚乱地抢救安迷修。
安迷修的后背心脏处被扎个正着,死死攥着雷狮的衣服,将脸埋在雷狮胸前。血一阵阵地顺着安迷修的白衣滑落。
每个人心底都很清楚,抢救无效是必然的。
嘉德罗斯啧了一声,别过脸去。
格瑞咬咬牙,轻声说:

''必须...杀了他。''

雷狮骤然睁大了双眸。
为什么。
格瑞攥紧了拳头,却终究松开了。

''神器使死后会变成活骸…没有神志…既然抢救无效…就…。''

后面的话连格瑞自己也说不下去。

安迷修轻声笑笑,努力睁开眼睛。

''雷狮。杀了我。不要让我变成活骸哦。''

-

「神器使生命值过低,已确认死亡…
设置时间:7天…
世界重构,开始。」

-

''您好,我是您的神器使「安迷修」。代号是「骑士」。
——受召前来。''

好熟悉的感觉。

''幸会,但是我…我的名字是——?''
''是「雷狮」吧。这是你的战术终端。''

-

End.